电子禅国际__您我的精神家园
发新话题

一个美丽少妇的堕胎肉刑

一个美丽少妇的堕胎肉刑

一个美丽少妇的堕胎肉刑  


我采访了一位强制堕胎的受害者,叫张琳娜,身材蛮好,只不过太憔悴了,起初不怎么想说,拿她的话说她被迫害怕了,说出去不知道他们又会对我做出什么举动来。在我的劝说下,她一狠心说,好吧为了后来是姐妹们不要再受到这样伤害,我豁出去了。琳娜在向我叙述了我闻所未闻的悲惨经历:


我曾经是一个幸福的女人,老天给了我一个不俗的容貌,一个疼爱我的老公,还有活泼聪明的女儿,然而,一场惨无人道的堕胎把我的幸福从此打碎了。


女儿四岁半的时候,我意外怀孕,当时的心情既是惊喜又是担忧,令人担忧的是,当地寄生委规定,只有在第一胎和第二胎间隔4年零8个月才可生第二个孩子,离规定时间还有3个月,虽然只有三个月,这可是阴曹地府的生死时间表。不过我还是存在侥幸心理,出于对孩子天性的爱,不忍心亲手杀死自己的孩子,加上我和老公近年身体健康,相信定能孕育出一个聪明漂亮的孩子。


家人都沉浸在巨大的幸福当中,尤其是公公整天乐呵呵的,也难怪他老人家,他家三代单传,到老公这一代,眼看就要绝后了,就像沙漠里遇到绿洲,让人怎么不兴奋呢!我的肚子一天天大起来,老公每天晚上都会温柔地摸着我高挺的大肚子,一会儿耳朵贴在肚子上,对着孩子说,孩子好像听懂了,用脚踢我的肚皮,老公满面幸福像,深情地对我说,我要让你们永远快乐,每到这时刻,我觉得我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


然而好景不长,祸从地狱来,2003年1 月23日夜,是我刻骨铭心的日子,十几个身份不明的男女突然撞进我们家,高速我们说他们是镇政府的人,说我们违反了计划生育,要我去打胎,我们被吓坏了,央求他们说,我已经怀孕9个多月,离预产期只有5、6天,我愿意接受罚款。他们说不行,如果每个孕妇都交罚款,我们的打胎任务怎么完成,况且上面要求的打胎任务很严格,任务没有我们就降级扣工资。我急得哭了,对他们说,难道你们就没有人性?狠心逼就要出生的孩子去死?你们也是人生的啊!它们当中有一位长大猥亵的人大喝一声,不要跟他们罗嗦,动手抓人吧!几个大汉不由分说把我连推带拉塞进车子里,不知道哪个流氓还狠狠地踢我的大肚子,痛得我眼泪都掉下来了,我一个劲地拍打车门。老公大怒手抄铁棍,我跟你们这帮畜生拚了,但是很快被它们制服,将老公反绑起来推进车里。


车子开得很快,车子震动的厉害,我的肚子痛的实在受不了,要求它们开慢一点,但是它们理都不理我,到了一家叫计划生育“服务站”的地方,是专门给可怜的妇女打胎、结扎、上环的地方。我被它们绑到一个机械上,一个很像被人按倒在地上,就要被人强奸的妇女一样的医疗器械,是专门给强制堕胎用的。我的四肢被绑了起来,我此时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好像是一个任人宰割的羔羊。一个医生模样的男人,强行脱了我的裤子,用他的狗爪子摸我肚皮,然后用约一尺长的大针头刺进了我的肚皮,我听到一生闷响,后来听内行的人说是把毒针刺进小孩的脑子里面然后注射毒液,孩子在我的肚子里面拼命挣扎,我恼怒、屈辱、凄惨、疼痛地喊叫昏了过去。


醒来后已是后半夜,堕胎室已经剩下一个值班的护士,已经睡着了,静得出奇,空气中散发出恐怖的气氛,这时候特别想老公在我身边,可恨的是不知被它们关禁到哪里去了。痛得要命,痛得好像腰椎都断了,我当时就发誓来生做狗也不做女人。期间我又昏死过几次。天亮的时候突然下起凄凄沥沥的雨来,气氛阴冷恐怖,就这样我的可怜的孩子被挤出来了,孩子大概有七斤,浑身血淋淋的,眼睛睁得大大的,嘴巴张开了,听医生说了一句,死了。我哭着求医生轻一点,那医生说,死都死了,随手像扔死狗一样扔到装尸桶里,里面大概装了8、9大大小小的小孩尸体,有4、5个也是足月的孩子,还有的手脚在颤动。


老公被他们关押了一夜,知道这时才放出来,老公像杀红了眼的歹徒凶狠地对“服务”站的所有人说:“你们会遭到天谴的!”吓得所有人都愕住了。它们叫我作记录,我的孩子是第206个冤魂。开了一张收据给我们,其中有毛处费(小孩尸体处理费)、手术费、药费合计是975.5元,强迫我们交钱,真是憋气啊,有点像强盗杀死了人还要家属出子弹费。还给我们开了一张证明:张琳娜同志,响应党和国家号召,自愿打胎,光荣地为国家计划生育做出贡献。


更让人气愤的是,就在抓我们当晚,镇政府和计生委把一张8000元的罚款送到我家,罪名是“私自怀孕”。


经过这场人灾后,我的身体和心理收到严重的摧残,就像一朵娇艳的花朵迅速地枯萎了,从此也不愿意跟老公做那事。我经常会梦见我冤屈的孩子,血肉模糊的在那凄惨地大哭,突然开口向我说话,你们为什么对我这么残忍,我有罪吗?有罪吗?你说话啊!我想说,但我总是说不出来。你们终将有一天会收到上天的惩罚!每每这个时候,我会吓得满身大汗,然后就被惊醒。我噩梦不断,如行尸走肉。也许,除了未出世的孩子,世界上所有都应该受到上天的惩罚,我想会有那么一天。说到这里她泣不成声,我不知道用什么语言来安慰她。


(说到这里琳娜已经痛哭失声,悲伤的无法收拾。)


这就是所谓计划生育,这场与文化大革命极为相似的计划生育极大地伤害了中国民众的感情,侵犯了人类的道德底线,尤其是对妇女、婴儿的伤害最大,每年有大量的中国妇女的身体和心理遭到最严重的摧残。强制堕胎,胎儿到了6个月发育完全成熟,即使早产也可以完全可以生存下来,具有人的所有特征,大脑、视觉、听觉、触觉可以感知世界,有人类的感情喜怒哀乐,特别是大月份的胎儿,还有活体产出的婴儿被处死,已经构成了反人类罪行,这是极端漠视生命的暴行。


一边是保护动物,一个大熊猫怀孕可以在报纸电视成天报道,真是举国欢庆,一边是抓人类的妇女去强制脱胎!难道人连动物都不如?人类冷漠残忍到这个地步我真是无话可说。


胎儿是有生命的,这不宗教哲学观念,这是科学的观念,是任何人不否认的,胎儿本来应该当成人来看待,文明世界的国家法律规定3个月以上的胎儿享有基本人权,就是生命权,任何人是不可以侵犯的。如果人类对自己的生命来源都意践踏,那么我认为这种人不配拥有生命。尊重胎儿,给胎儿宪法人权,是一个民族文明程度的标志。


无论何种理由强制堕胎是不可饶恕的罪行,残害的胎儿生命,伤害妇女身体,侵犯妇女隐私。人的生命是神圣的,受精卵、胚胎、胎儿等的生命也是神圣的!一个随意杀戮胎儿的民族是不正常的民族。


试问“极端计划生育”支持者,为什么全世界两百多个国家唯独中国实行强制计划生育?论人口密度中国还是比较乐观的,中国123人/平方公里,日本323人,越南225人,印度224人,韩国478人,德国232人,英国226人。可见中国人口密度大得多的国家比比皆是,为什么中国要实行挽救世界末日式的计划生育?为什么要对妇女婴儿这么惨不人道?就一万步说,就是中国人口需要控制,(我从来没有认为中国人口多,相对密度还是比较小的),为什么就不可转变极左思维,实行温和的家庭计划生育、难道中国人的素质真是全世界最低的?看看越南人口出生率随着经济发展每年下降就知道了。攸关华夏民族的生死命运的大事,只是通过那么几个所谓人口学家和领导人决定,实行以后又不许别人说任何反对意见,可以看出计划生育是不合理的不民主的极端政策。难道这些人口学家和领导人是上帝?历史已经证明,试图把自己当做上帝的,这种人始终是个魔鬼。



 


附录1——
计生部门发明了一种叫利凡诺,责令医院产科要普遍使用。
这种药为催产素所改进。而这种世界各国在使用的催产素,一般是在不伤害产妇和婴儿的前提下使用于过期孕娠的胎儿,它曾为人类作出巨大的贡献,但在中国,这种药已大部分用于强迫引产早期胎儿。现在,中国目前普遍使用一种专门用于注死大月龄胎儿的注射液利凡诺(watsonhua注-按现在的医学水平6个月的婴儿离开母体依然可以存活!7个月以上的婴儿基本就完全可以存活了-有先天疾病除外-所以,7个月以上的婴儿离开母体之时即使以当代中国人的标准,已经是个活生生的人了! ) ,一个大月龄孕妇被强行拉上产床后,在她们的哭泣和挣扎中,产科医生一手寻找娘肚里胎儿的头部,一手准确地将注射器针头扎向胎儿头部,利凡诺被准确无误地注下去了。原本在娘肚里左冲右突的胎儿慢慢地没有了动静,死后被挤出来丢掉。运用这种手段的原因是90年代以前用催产素引出来的胎儿,被丢在桶里和盆里凄惨地哭泣两三天后才死去,让医生和住院人员悲哀和恐惧,于是,计生部门便发明了这种利凡诺,责令医院产科要普遍使用。这种药物只用于杀死大月龄胎儿,没有其它有益的用途。这是人类历史上最没有人性、最惨无人道、最可耻的发明和运用
我无语~~~~~~~~~
替可怜的小生命悲哀,下辈子不要再投胎到中国了!

附录2——
是皇军厉害还是计生委厉害?――纪念三亿惨遭杀戮的中国同胞(橹讯)
发信站:天益社区(http://bbs.tecn.cn),版面:人口研究
本文链接:http://bbs.tecn.cn/viewthread.php?tid=155343

八年抗战,中国共有3000万人惨死,被视为我华夏历史上的巨大损失和耻辱;而今,寄生委开庆功会宣称已经成功的减少了4亿婴儿,其中4000万是他们亲手处死的,并扬言要把中国人口减少到2-3亿。
一、2006年某月某日,就是计生部门宣称“成绩显著”,迄今为止已经消灭了三亿无辜生命的那一天,我独在网络上徘徊,遇见一个网友,前来问我道,“先生可曾为三亿惨遭杀戮的中国同胞写了一点什么没有?”我说“没有”。他就正告我,“先生还是写一点罢;三亿惨遭杀戮的中国同胞不能就此被人忘却!”


这是我知道的,凡我所发的帖子,大概是因为往往“不合时宜”之故罢,流传一向就甚为寥落,然而在强制计划生育谬论的阴影中,一点微弱的呼声有可能唤醒一个被计划生育片面宣传欺骗的同胞。我也早觉得有写一点东西的必要了,这虽然于死者毫不相干,但在生者,却大抵只能如此而已。倘使我能够相信真有所谓“在天之灵”,那自然可以得到更大的安慰,——但是,现在,却只能如此而已。
可是我实在无话可说。我只觉得所住的并非人间。三亿中国同胞的血,洋溢在我的周围,使我艰于呼吸视听,那里还能有什么言语?长歌当哭,是必须在痛定之后的。而此后几个所谓学者文人的阴险的论调,尤使我觉得悲哀。我已经出离愤怒了。我将深味这非人间的浓黑的悲凉;以我的最大哀痛显示于非人间,使它们快意于我的苦痛,就将这作为后死者的菲薄的祭品,奉献于逝者的灵前。


二、真的猛士,敢于直面惨淡的人生,敢于正视淋漓的鲜血。这是怎样的哀痛者和幸福者?然而造化又常常为庸人设计,以时间的流驶,来洗涤旧迹,

仅使留下淡红的血色和微漠的悲哀。在这淡红的血色和微漠的悲哀中,又给人暂得偷生,维持着这似人非人的世界。我不知道这样的世界何时是一个尽头!  

我们还在这样的世上活着;我也早觉得有写一点东西的必要了。三亿死者有谁记起?忘却的救主快要降临了罢,我正有写一点东西的必要了。


三 、三亿惨遭杀戮的中国同胞,涉及中国无数个家庭。同胞云者,我向来这样想,这样说,现在却觉得有些踌躇了,我应该对他们奉献我的悲哀与尊敬。据说对他们的杀戮节省了大量的资源,加快了中国人奔小康的进程。这一论点第一次为我所见,是在二十多年以前,中学政治课教材中,其中一个重点就是计划生育;但是我并不完全理解。直到后来,计生暴力昭然于世,杀戮三亿中国同胞节省的资源被贪官污吏大肆侵吞,亿万中国人面临教育、医疗、养老三座大山。其时我才能彻底认识到杀人节省资源这一论点的荒谬。我平素想,能够不为人口压力所屈,发展生产,厉行节约,全国公民的温饱总不会是一个问题吧。无论如何,强制计划生育是没有道理的。待到21世纪,很多国家正在为人口老龄化忧虑的时候,中国还在坚持错误的人口政策。虑及国家和民族的前途,黯然至于泣下。


四、我在二十多年前,就知道计生暴力的广泛存在;最近又得到噩耗,说计生部门“成绩显著”,迄今为止已经杀戮了三亿中国同胞。但我对于这些传说,竟至于颇为怀疑。我向来是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来推测中国人的,然而我还不料,也不信竟会下劣凶残到这地步。况且始终在母腹中微笑着憧憬做一个自豪的中国人的三亿同胞,更何至于无端在计生部门的围剿下喋血呢? 然而这已经被证明是事实了,作证的便是他们的尸骸。而且又证明着这不但是杀害,简直是虐杀,因为有的大月份胎儿,甚至已经过了预产期的胎儿,是在被毒针毒杀后引产的。这种毒针只有中国在生产和使用。 但政府有令,说他们没有准生证”! 生下来要征收巨额社会抚养费,对其父母还要施加其他处罚,例如开除公职。 但接着就有流言,说他们是来抢夺资源的。 可是世界上最富的国家中有很多本国的资源极其贫乏。 但接着就有慌言,说老龄化危机并不可怕。几亿无人养老的老人难道能够通过“计划死亡”消灭? 惨象,已使我目不忍视了;流言,尤使我耳不忍闻。我还有什么话可说呢?我懂得衰亡民族之所以默无声息的缘由了。沉默呵,沉默呵!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灭亡。


五、但是,我还有要说的话。我没有亲见;听说三亿惨遭杀戮的中国同胞,是以基本国策的名义被处死的。自然,生育而已,稍有人心者,谁也不会料到有这样的罗网,何况共和国的宪法白纸黑字说了要保护人权的。但竟在计生部门的围剿下死掉了。有人为了躲避杀戮,辗转逃往,但是计生部门布下天罗地网,大部分“超生”孕妇还是被抓住,没有准生证的胎儿还是死掉了。过去,日寇纳粹无恶不作。日寇屠杀了三千万中国人。纳粹对残疾人以及犹太、吉普赛等种族进行了大规模的绝育和杀戮。 现在,中国的计生部门无作不恶。以“服务”的名义! 始终在母腹中微笑着憧憬做一个自豪的中国人的三亿同胞确是死掉了,这是真的,有他们自己的尸骸为证。当三亿中国人转辗于文明人所发明的手术刀和毒针下中的时候,这是怎样的一个惊心动魄的伟大呵!中国计生部门屠戮妇婴的伟绩,八国联军的惩创学生的武功,不幸全被这几缕血痕抹杀了。 但是中外的杀人者却居然昂起头来,不知道个个脸上有着血污……


六 、时间永是流驶,街市依旧太平,有限的几亿生命,在中国是不算什么的,至多,不过供无恶意的闲人以饭后的谈资,或者给有恶意的闲人作“流言”的种子。至于此外的深的意义,我总觉得很寥寥,因为这实在不过是普通的生育问题而已。人类的血战前行的历史,正如煤的形成,当时用大量的木材,结果却只是一小块,但杀戮胎儿是不在其中的,更何况是虐杀。 然而既然有了血痕了,当然不觉要扩大。至少,也当浸渍了亲族;师友,爱人的心,纵使时光流驶,洗成绯红,也会在微漠的悲哀中永存微笑的和蔼的旧影。陶潜说过,“亲戚或余悲,他人亦已歌,死去何所道,托体同山阿。”倘能如此,这也就够了。


七、我已经说过:我向来是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来推测中国人的。但这回却很有几点出于我的意外。一是当局者竟会这样地凶残,一是流言家竟至如此之下劣,一是中国的老百姓临难竟然是如此的无助。我目睹中国反计勇士的办事,是始于前几年的,虽然是少数,但看那干练坚决,百折不回的气概,曾经屡次为之感叹。至于现在在网络上奔走呼号,虽被封杀而不恤的事实,则更足为中国网民的勇毅,虽遭阴谋秘计,压抑至数千年,而终于没有消亡的明证了。倘要寻求这三亿死者对于将来的意义,意义就在此罢。苟活者在淡红的血色中,会依稀看见微茫的希望;真的猛士,将更奋然而前行。呜呼,我说不出话,但以此纪念三亿惨遭杀戮的中国同胞!


附录3——
众多调查和研究证明,高中以上文化程度的中国妇女其平均生育意愿只有1.2, 也就是说 100对夫妇只愿意生120个孩子,这样为了保持人口数量不急剧下降,政府还得鼓励生育 。把这么多年计划生育投入的大量人力、物力放到教育上,效果要好得多。计划生育有 "一票否决制",而教育却没有。文革结束的时候农民的平均受教育年限是5年左右;30年 后的今天依然只有区区6年,文盲半文盲近亿。计划生育问题的症结在哪里,可以说是一 目了然,但是计生保守分子还在指鹿为马,坚持强制计划生育政策,而这一政策在很多地方已经演变为敛财创收的工具,导致大面积的贫困,反过来促进了"越穷越生"。


越南、泰国等国仅仅是通过持续不断的节育宣传和减少文盲,就使生育率降到了替代水平2左右!


计划生育完全可以通过普及教育和消灭贫困达到目的,中国不缺钱和资源,只是没有用 到该用的地方。各大城市最近几年不断关闭中小学校,很多教师失业,农村却有大批少 年儿童失学,非沿海省份的农村人口小学、初中阶段累计辍学率超过50%!


不论对于中国还是对于世界,我国的计划/生/育政策都显得过于苛刻,我们必须尽快放宽直至全面废止不合时宜的计划/生/育政策。我国的计划/生/育政策正如盲人骑着瞎马向着万丈深渊飞奔,谁能站出来挽住这匹瞎马的缰绳?!


★ 一胎化计划/生/育已经实行了20多年,给中华民族造成了严重的后果。全国各地不断出现大量的计/生暴力事件,强迫节育手术,强迫堕胎、引产的事例层出不穷。这些做法,违反了一系列的法律法规。强制计划生育导致的结扎、人工流产和引产对妇女造成的损害远远超过正常生产,很可能导致多种疾病、终身不育,致残致死。


★ ★根据人口和计划生育委员会的数据,中国现有2.4亿育龄妇女,其中有百分之四十八的妇 女使用宫内节育器,有百分之三十六左右使用输卵管结扎技术,永久绝育。为了达到这一"成果",各地计生部门采用了残酷的强逼手段,因为正常的妇女是不会选择有诸多后遗症的剖腹结扎绝育手术的,而上环也并不是所有的妇女都适合。八千六百多万例绝育手术背后,是无数的计生暴行和群众的血泪。在很多地方,头胎没有上环证就不给孩子上户口,政策允许生育第二胎的,生第二胎后必须结扎,结果号称"自愿"的计划生育演变成上环是生一胎的前提,上环加结扎(切一刀)加交保证金是生二胎的前提。有钱人缴纳几千元的"缓扎金",就可以不做绝育手术,穷人没钱就得挨刀,逃避的常常被强制绝育,有了后遗症没有生活保障。


★ 现在农村中三农问题相当严重,原因之一在于干部人数太多太臃肿,其中不少是计划生 育干部。需要养的干部多了,农民的负担就重。执行计划生育的时候,又经常会引起矛盾,造成干群关系紧张,严重影响社会稳定。 计划生育还是农村腐败的温床。近几年来,计划生育工作时紧时松,这也给乡村干部收敛不义之财创造了条件。计划生育紧了,怀孕妇女就得多缴些钱,同时还得"上上供"。 计划生育松了,便搞它个放水养鱼,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任其随意怀孕,为日后多收费 做"战前"准备,这样一紧一松,大把的票子落在了村干部手里。 计划生育也激化了社会矛盾。在农村,计划生育实行"连坐制"早已成了不争的事实,每一对超生夫妇算上双方父母、兄弟姐妹等直系亲属,至少要牵连上5-6户。由于征收社会抚养费的数额较大,强制手段严厉,超过了农民的经济和心理最大承受能力,从而心里必然产生怨恨情绪。因此,社会抚养费极有可能成为新时期干群关系、党群关系紧张和影响农村和谐安定的一个重要诱因。或许有人要说:"农民如果不超生,就不用交社会抚养费了嘛!"然而,即使不超生,计划生育也成为农民的一大负担。且看今年8月25日《农村日报》的报道:"关于农妇打工。眼下,农民外出务工的,大多是男青年和未婚女青年,农村姑娘若当上了媳妇,计划生育的限制使她们外出打工很不方便。按规定她们每两个月得给村里寄一张孕检证明,20天内证明寄不到,其家人就可能被罚款。被走访的20多名打工归来的年轻妇女透露,有时为了孕检,在外边人生地不熟的,可能还要跑好几个孕检点(单位),办一张孕检证明甚至占用10多天打工时间。每一年还要回家做一次全面检查。年年探家,把钱都花在了车费上;若不回家,上交给乡计生管理站的千元押金就会泡汤。" 社会抚养费越来越成为基层乡镇的重要财源,计划生育越来越成为压在农民头上的一座大山。一个戏谑的说法是:取消农业税后,乡村基层靠吃两个人来维持运转:一个是活人(指超生带来的社会抚养费),一个是死人(即目前正在进行的殡葬制度改革)。有的地方规定,每3个月要回一次原籍体检,路费自理。不回去的,房倒屋塌,亲属羁押,每人每天要收看守费数十元。这些做法完全违法,却屡见不鲜。计生委指示"七不准"禁止计生暴力,但是基层经常实行土政策。 20多年依靠暴力和罚款等威胁手段的强制性计划生育是一场民族悲剧。一胎化计划生育政策是现代中国最严重的、动摇国本的战略决策失误。
发新话题
最新文章


主页【电子禅国际】 论坛【电子禅论坛】 最新【电子禅最新】 赞赏【赞赏】
Copyright © 2001~2017 法律顾问:陕西普和律师事务所 薛永谦律师
中华人文学会有限公司【电子禅工作室】地址:华藏世界海-娑婆世界-中国香港
关于我们 | 本站地图 | 免责条款 | 联系我们
电子禅国际 DIANZICH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