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禅国际__您我的精神家园
发新话题

梦溪笔谈中的不解现象zz(转载)

梦溪笔谈中的不解现象zz(转载)

【 以下文字转载自 Science 讨论区 】
【 原文由 forusa 所发表 】

读了觉得很好玩,想到许多科学上的难解之迷,也许真可以有些启发。(转载)
中国的学术界对于梦溪笔谈评价极高。或是“知名度最高,影响最大,传播最广”,或是“我国古代科学的杰作,是世界科技史上的一份宝贵遗产”。然而,对照学者的评论与梦溪笔谈原文,我们不难发现,学者们一律对梦溪笔谈中记载的神秘现象避而不谈。
其中原委,这里先不论。我们将整理出梦溪笔谈中记载的一些神秘现象,和一些现代科学置之不理的科学方法。
对于现代神秘现象的研究,一些人的第一反应就是“不可能”。然后斥之为“幻觉或是骗子”。最后再盖上迷信的大帽子。现实社会中也 确实有欺骗的情况。也许沈括的声誉能够帮助我们去除一些“噪声”,去直接思考这些神秘现象和不同的科学方法。


天目与他心通
原文:山阳有一女巫,其神极灵。予伯氏尝召问之,凡人间物,虽在千里之外,问之皆能言。乃至人中心萌一意,已能知之。坐客方弈棋,试数白黑棋握手中,问其数,莫不符合。更漫取一把棋,不数而问之,是亦不能知数。盖人心所知者,彼则知之;心所无,则莫能知。
如季咸之见壶子,大耳三藏观忠国师也。又问以巾箧中物,皆能悉数。时伯氏有《金刚经》百册,盛一大箧中,指以问之:“其中何物? ”则曰:“空箧也。”伯氏乃发以示之,曰:“此有百册佛经,安得曰空箧?”鬼良久又曰:“空箧耳,安得欺我!”此所谓文字相空,因真心以显非相,宜其鬼神所不能窥也。


译文:山阳有一个女巫,本事很大。我和伯先生曾经把她叫来问话。只要是人间的物品,即使是在千里之外,问她她都能说得上来。别人心里一动念,她就能知道了。当时有客人正在下棋,随手抓了几颗黑白棋子握在手中,问她数目,她总能说得对。于是又随便取了一把棋子,这下可就不知道数目了。原来别人心里知道的她就能知道;心里没有,她也就不能知道了。又问她箱子中的物品,她都能说得上来。当时伯先生正好有几百册《金刚经》,放在一个大
箱子里。博士指著问她:“里面是什么?”她说:“是空箱子。”伯先生说:“里面有几百册佛经,怎能说是空箱子呢?”女巫沉默许久又说:“不要骗我,是空箱子!”

编者按:我们肉眼所看到的物体,不是物质真正的存在形式。有功能的人天目开了,就能看到物体在另外空间的存在形式或是影像。在我们这个空间千里之外的物体,在另外空间可能近在咫尺。在我们这个空间有相似的物体,在另外空间去可能没有。经书在另外空间的表现形式不一样,女巫所在的层次就看不到。

返老还童神药
原文:供奉官陈允任衢州监酒务日,允已老,发秃齿脱。有客候之,称孙希龄,衣服甚褴褛,赠允药一刀圭,令揩齿。允不甚信之。暇日,因取揩上齿,数揩而良,及归家,家人见之,皆笑日:“何为以墨染须?”允惊,以鉴照之,上髯黑如漆矣。急去巾,视童首之发,已长数寸;脱齿亦隐然有生者。余见允时年七十余,上髯及发尽黑,而下髯如雪。

译文:陈允在衢州做官。他的岁数大了,头发也落了,牙齿也掉了。一天,有一位客人求见。他衣衫褴褛,要赠送陈允一剂药。要陈允抹在牙齿上说是可以使他返老还童。陈允不是很相信。过几天,还是取出来抹一些在上牙上,抹几下就作罢。回到家里,家里人看到他,都笑话他说:“你为什么用墨染你的胡子?”陈允吓了一跳,拿出镜子一照, 下面的胡子黑的象漆一样。
再看头顶,已经长出了几寸头发,牙齿也好象就要长出来了。我看到陈允的时候,他已经七十多岁了。上面的胡子和头发都是黑的,而下面的胡子却白得象雪一样

“点石成银”
文:又正郎萧渤罢白波辇运,至京师,有黥卒姓石,能以瓦石沙土手挼之悉成银,渤厚礼之,问其法,石曰:“此真气所化,未可遽传。若服丹药,可呵而变也。”遂授渤丹数粒。渤饵之,取瓦石呵之,亦皆成银。渤乃丞相荆公姻家,是时丞相当国,余为宰士,目睹此事,都下士人求见石者如市,遂逃去,不知所在。石才去,渤之术遂无验。石,齐人也。时曾子固守齐,闻之,亦使人访其家,了不知石所在。渤既服其丹,亦宜有补年寿,然不数年间,渤乃病卒。疑其所化特幻耳。

译文:还有一件事是正郎官萧渤来到了京城,他有一个给犯人脸上刺字的手下姓石。石某可以把沙土在手中一搓就变成了银子。萧渤对他很好,问他其中原委。石某说:“这其中有真气,不能随便教别人。但是吃了我的药以后,可以喊一声就变。”萧渤吃了石某的药,拿来石块,果然喊一声就能变成银子。萧渤是当时的宰相荆公的儿女亲家。当时丞相权力很大,我在他手下做官,亲眼看到了这件事。后来各种各样的人纷纷去找石某,石某就逃走了。石某刚走,萧渤的法术也就不灵了。
石某是山东人。当时曾子在山东做官,听说了这件事,就派人到他家里去寻访,也找不到他。萧渤既然吃了药,总能延年益寿吧,可是不过几年,萧渤就死了。石某的本事也许不过是幻术而已。

神奇的舍利子
原文:熙宁中,予察访过咸平,是时刘定子先知县事,同过一佛寺。子先谓余曰:“此有一佛牙,甚异。”余乃斋洁取视之。其牙忽生舍利,如人身之汗,疯然涌也,莫知其数,或飞空中,或堕地。人以手承之,即透过;著床榻,摘然有声,复透下。光明莹彻,烂然满目。余到京师,盛传于公卿间。后有人迎至京师,执政官取入东府,以次流布士大夫之家。神异之迹,不可悉数。有诏留大相国寺,创造木浮图以藏之。今相国寺西塔是也。

译文:熙宁年间,我路过咸平,当时刘子先是咸平的知县。我们路过一座庙时,子先对我说:“这里有一颗佛牙,很是神奇。”我于是恭敬地取出佛牙。突然,佛牙象人出汗一样,涌出许多液体来。也不知道有多少,或是在空中飞,或是落到地上。人右手去接,液体会透过手;落到床上,会发出声响,而后透过。液体闪闪发光,耀人双目。后来有人把佛牙请到了京城,流传于达官贵人的家里。各种神奇的故事无法一一细数。后来皇上有命,造一个木浮图来收藏佛牙,这就是现在的相国寺西塔。


“龙火”显威
原文:内侍李舜举家曾为暴雷所震。其堂之西室,雷火自窗间出,赫然出檐,人以为堂屋已焚,皆出避之。及雷止,其舍宛然,墙壁窗纸皆黔。有一木格,其中杂贮诸器,其漆器银扣者,银悉镕流在地,漆器曾不焦灼。有一宝刀,极坚钢,就刀室中镕为汁,而室亦俨然。人必谓火当先焚草木,然后流金石,今乃金石皆铄,而草木无一毁者,非人情所测也。佛书言“龙火得水而炽,人火得水而灾”,此理信然。人但知人境中事耳,人境之外,事有何限?欲以区区世智情识,穷测至理,不其难哉!

译文:内侍李舜举家曾经被雷所击。西屋有火光从窗户中一下跳出屋檐去。人们吓得纷纷向外跑。等到雷停了,房子还是好好的,只是墙壁窗户纸都变黑了。有一个木格子,里面放了各种物品。其中的银器都被烧化了流在地上,漆器却没有焦灼的痕迹。有一把锋利的宝刀,在刀鞘里熔化了,刀鞘却完好无损。大家都说应该先烧草木而后才是金属,现在金属被烧化了,草木却一点没有损坏,真是奇怪。佛经里说:“龙的火遇水更旺,人的火遇水就灭。”原来真是这样的。人只能知道人的层次中的事,在此之外,更有无穷的天地。要想用微不足道的人的智慧与知识而去探根求底,那不是太难了么!

菜花中的佛像
原文:菜品中芜菁、菘、芥之类,遇旱其标多结成花,如莲花,或作龙蛇之形。此常性,无足怪者。熙宁中,李宾客乃之知润州,园中菜花悉成荷花,仍各有一佛坐于花中,形如雕刻,莫知其数。暴干之,其相依然。或云:“李君之家奉佛甚笃,因有此异。”

译文:一些蔬菜象芜菁、菘、芥,在大旱的时候,末端会结成花的样子,或是象莲花,或是象龙蛇的形状。这种现象司空见惯,也不觉得惊奇了。熙宁年间,李宾客家里在院中的菜花都成荷花的形状,更令人惊奇的是,许多花里坐了一个佛像,就象雕刻的一样。大旱突然来的时候,佛像也不变形。有人说:“李先生的家里虔诚地供奉佛,所也才会有这样的奇异现象。

昭封顺济王的蛇
原文:彭蠡小龙,显异至多,人人能道之,一事最著。熙宁中,王师南征,有军仗数十船,泛江而南。自离真州,即有一小蛇登船。般师识之,曰:“此彭蠡小龙也,当是来护军仗耳。”主典者以洁器荐之,蛇伏其中。船乘便风,日棹数百里,未尝有波涛之恐。不日至洞庭,蛇乃附一商人船回南康。世传其封域止于洞庭,未尝逾洞庭而南也。有司以状闻,诏封神为顺济王,遣礼官林希致诏。子中至祠下,焚 香毕,空中忽有一蛇坠祝肩上,祝曰:“龙君至矣。”其重一臂不能胜。徐下至几案间,首如龟,不类蛇首也。子中致诏意日:“使人至此,斋三日然后致祭。王受天子命,不可以不斋戒。”蛇受命,径入银香奁中,
蟠三日不动。祭之日,既酌洒,蛇乃自奁中引首吸之。俄出,循案行,色如湿胭脂,烂然有光。穿一剪彩花过,其尾尚赤,其前已变为黄矣,正如雌黄色。又过一花,复变为绿,如嫩草之色。少顷,行上屋梁。乘纸幡脚以船,轻若鸿毛。倏忽入帐中,遂不见。明日,子中还,蛇在船后送之,逾彭蠡而回。此龙常游舟楫间,与常蛇 无辨。但蛇行必蜿蜒,而此乃直得,江人常以此辨之。

译文:彭蠡小龙,有很多奇特的事情,几乎每个人都能说得出来几件,其中有一件最神奇了。熙宁年间,官军去南方打仗,有数十条船顺江南下。刚一离开真州,就有一条小蛇上船。有人认得他,对大家说:“这是彭蠡小龙,应该是来保护军船的。”主持礼仪的人拿出干净的器皿献上,蛇就趴在上面。然后船一路顺风,一天可以走上百里,也没有大的风浪。很快就到了洞庭湖。蛇又上了一条商船回到南康。老百姓说他的领地只到洞庭湖为止。有官员听说了这些事情,皇上下诏封为顺济王,并让礼官林希(林子中)宣读诏书。子中来到祠堂
,刚烧完香,就有一条蛇落到了祝先生的肩膀上,祝先生说:“龙先生来。”小蛇的重量一条胳膊都举不动。小蛇慢慢下来到了桌子中间。他的头象乌龟一样,一点也不象蛇头。子中说:“要斋戒三天后才能够供奉祭品。这可是皇上的命令,您要听从才是。”蛇听了,就径直到了银香盒里,盘了三天。三天祭日过了以后,就献上了酒。蛇从盒子里伸出头来喝酒。很快又出来,顺著桌子行。蛇的颜色象湿胭脂一样,发出光芒。穿过一个剪彩花时,尾巴还是红的,前面就是黄的了。又穿过一条花,就变成了绿色。过了一会儿,上了房顶。很快又进了帐篷,就看不见了。第二天,子中要离开了,蛇在船后面送行。这条蛇经常在船上出现,与通常的蛇也没什么区别。但是蛇应该是蜿蜒向前游动的,但这条蛇却是直行,老百姓就是这样来区分他的。
发新话题
最新文章


主页【电子禅国际】 论坛【电子禅论坛】 最新【电子禅最新】 赞赏【赞赏】
Copyright © 2001~2017 法律顾问:陕西普和律师事务所 薛永谦律师
中华人文学会有限公司【电子禅工作室】地址:华藏世界海-娑婆世界-中国香港
关于我们 | 本站地图 | 免责条款 | 联系我们
电子禅国际 DIANZICHAN.COM